易阳

盗墓/排球/龙族/哑舍/pp/无间
邪all/日影日/恺楚恺/宜柳/段龙段
【我站的cp都很微妙系列ˊ_>ˋ
爱他就要让他攻!
重度喜欢矮子星人160-都是我媳妇
虐才是正义

灵的呀

Hiraki_Z:

1P动图,其余可做壁纸~

这段花絮感觉超好der,

总有一天你会站在最亮的地方,成为想要的样子!

/欲/望/霓/虹/
“你飞过吗。十五分钟很短的,我会让你有不一样的体验……”

哥哥直播又甜又盐 心空空 想和哥哥睡觉觉
cr白宇工作室

旋风无敌爆炸可爱

Caesium.:

Windows画图产物→_→可以脑补剑尖指向看不见的boss...20+boss的发型画图太难解决了

【As time goes by】ⅡChapter5 跳马的天真

好吃呜呜呜 马鲛之间的兄弟情也那么可爱了

Caesium.:

指环战开始虐就来了∑
师兄视角( *¯ㅿ¯*)再次重申没有DS,没有DS,我是洁癖
友情啥的也真的很棒啊


——我是分割线——


  1.重逢


  “真好吃!”Dino咬下一口章鱼小丸子,“再买一份吧罗马里欧!”
  “Boss,”罗马里欧声音满里是笑意,“已经是第三份了。”
  身后的众多部下们发出轻笑。
  Dino脸一红,“拜托,有什么好笑的!好不容易才来一趟日本嘛。”
  “好吧好吧,真拿你没办法啊boss。”罗马里欧笑着叹了口气,转身用流利的日语对街边的流动商贩说,“你好,能给我......”
  轰——轰——
  一声巨响从前方传来,接着是第二声、第三声。灰烟紧接着冲上天空,有人尖叫着从那个方向跑来,嘴里吐出几个听不清的词,“袭击”、“恐怖分子”之类的。
  “Boss!”
  “是那边......出什么事了么!”Cavallone的少主的皮鞭已经出现在了手中,向那边跑去。
  “等...等等!boss!”罗马里欧急忙追上去, “不先看清局势么?” 其它部下闻此也纷纷跟上。
  Dino仍然头也不回,“Rebron有告诉我晚一点去阿纲家,他说他们今天要外出。我没法确定他们不在这里!”握住鞭子的手攥紧,“你知道,并盛一般是很平静的地方。事情必须万无一失,不能有半点风险。”
   罗马里欧也似乎觉得有道理,没再说什么。
  
   “嘘!你们就在这里待命。”Dino和部下们隐藏在拐角处的建筑后,黑烟仍然浓厚。“boss,千万小心。”罗马里欧小声叮嘱。他知道阻止不了他家boss。
  “啰嗦。”他已经进入了潜行状态,“放心吧,我只是先看看情况。”
      轻巧地跃到广告牌后,接着隐藏到了树干后面,Dino有时候觉得跳马这个称呼很生动,如同西洋棋里的马走法决绝而诡秘。他侧身,贴着树皮看过去......
  果然不出所料,他一眼看到了自己的师弟沢田纲吉。而灰烟四散,很快就看不清阿纲了。他再向远一点看过去,发现了不远处倒在地上的山本武以及狱寺隼人。
  眉头皱紧。怎么回事?果然是袭击吗?Dino握紧手中的鞭子,真是麻烦的情况啊。
  等等,有谁拉着阿纲在逃窜......巴吉尔?
  指环的计划。
  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迪诺猛地回头,向部下打了个手势。罗马里欧立刻带着几个人来到Dino所在的位置。
  然后他重新转过头去。
    “巴吉尔!戒指的事情!对方看来是......”
    罗马里欧住了口。
    因为Dino一言不发地盯着前方。
  
    有些熟悉的身影,有些熟悉的银白色,穿着那一身黑色皮衣制服,左臂上缠绕着双刃剑。Dino甚至还注意到了Varia副队长的单条肩头缎带。
  陌生的是那头垂到膝盖长发,像主人双刃剑,锋利地划破Dino的视线。容易让人联系到女人的事物,放在这个男人身上却丝毫没有半点柔软温和的感觉,反而平添犀利、强悍以及不可一世的傲慢,那种用刀刃切割的凌厉,惊心动魄。
   Dino微张着嘴,什么也说不出来。他感觉到心脏似乎被那头长发剖开,痛得抽搐。那个男人的骄傲、迷人之处都尽数弥散在长发之中,但Dino只能看到当初那个短发棱角的少年。他再清楚不过了,那头长发才不是什么应该赞美的东西,无疑是命运给予那个骄傲少年最残忍的印记,是他自己为自己设下的不可解的局,随时随地都提醒他、鞭笞他,告诉他那屈辱的事实;不断试图杀死他,又给他希望,证明着他的执着与忠诚,让他受尽折磨又不至于死去。
   Dino眼里银色的人儿依旧带着不可一世的表情,却仿佛一呼一吸都在抗争着什么,不再逍遥。  
  
  “Boss,沢田大人似乎到极限了。”罗马里欧小声地提醒着少爷,用了最委婉又毫不留情的措辞。
   Dino攥住鞭子的手已经用力得发白,他吞了吞口水,恍惚的眼神重新坚定起来,那坚定却让人心疼。那一刻就连罗马里欧也觉得,世界对这些年轻人,太残忍了。
  
   我是......Dino.Cavallone。迪诺向自己说,从树干后走了出来。他确信这时候Rebron应该就在附近,早就发现了自己。他也确信Rebron明白他此刻的心情。那个暴力的婴儿一定会擦着列恩枪,少有的认真的说:“想那些有什么用?不如好好想想你是谁,废柴Dino。”
  我是Cavallone。他近乎绝望地意识到,回过神来他已经走到了那个人身后,不过几米远的地方。
  
  “还是老样子啊,”他用自己都难以置信的冷酷声音说道。
  “Superbia...”
  “Squalo。”
  有些生硬地搪塞了全名,八年来第一次招呼,从熟悉的呼唤,在那么多无关人士的注视下,瞬间跌落到公式化之中。
   那人显然也是一愣,微微晃一下身躯然后茫然地转过身来,长发散开,脸上写着吃惊。
  “和小孩子过不去,”他继续说道,左手挽起然后一扯手中的长鞭,“不觉得羞愧吗?”
  而我们竟然已经不再是小孩子了。
  对方很快平静下来,没有动作,也没说什么。
  “如果要继续你那没品的游戏的话,”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说,“我来做你的对手。”
  那双蓝灰色的双眼里什么也读不出来。银色长发的剑士侧着脸,盯着他。
  Dino好害怕下一秒他会说什么。如果就这么攻击过来似乎更好,Dino也很愿意让那个曾经保护过他的人看看自己的成长。
  “Voi!”
  熟悉的咆哮。
  “跳马!”
  不熟悉的称呼。
  “在这里打倒你也不错。”剑士露出傲人的笑容,“但是,上头会怪罪的。”
   Dino马上就明白了,这次行动是...Xanxus亲自下令的吗。烦躁感突然出现,他似乎看到自己过去的朋友们正在执迷不悟地一同跌向深渊。
  “所以,这一次我还是就这样回去吧。”剑士侧头冲Dino露出一个狡猾的笑容。Dino瞬间感到自己仍然是那个十四岁的废柴、总是被Superbia嘲笑。
  
  “那是不可能的!”
  
  糟糕!
  Dino的长鞭飞舞冲向一手抓住沢田纲吉头的剑士。那人也毫不犹豫,双刃剑里弹出小型炸弹硬生生挡住了Dino,一切快得就在电光火石之间,让人清楚地感受到那个级别战斗的压迫感。
  还未等灰尘散去,Dino就冲了过去,现在重要的事情不是战斗,“阿纲!”
  年轻的师弟一边咳嗽一边摸着脑袋,看上去并无大碍。“Dino先生?”这时,Rebron如影子一般突然出现了,“来了啊,Dino。”
  Squalo在哪?
   “这次我就看着你的份上,饶他们一命。”
  后面?
  Dino转身,那个剑士已经跳上被他炸断的建筑。
  “不过Vongola指环......我就收下了!” 那家伙仍然是不可一世地狂笑。
  “你果然还是太天真了,跳马!”接着只是几个跳跃就消失在了他的视野里。
  
  Dino站在原地,“太天真了”么?
  他摸了摸放在大衣内侧的暗袋里坚硬的Vongola指环盒子,无法想象Xanxus发现那是赝品之后的暴怒,更无法想象Superbia将会受到怎样的对待。明明不是他的主意,罪恶感和背叛感却堵塞在喉头。


  
   2.跳马与鲛
   “滴——滴——滴——”
  病房里消毒水的味道让Dino皱了皱眉,他轻轻关上门,反锁,然后放轻脚步,从白色的床帘后绕过去。
  首先看到的是心电仪,上面的线条有规律的上下波动,发出“滴滴”的响声。点滴挂在床头,乳白色的胶管垂直而下,针头扎在一只修长又苍白的手上。接下来是呼吸器,那管道输送着生命直达病人的唇边。
  病床上的人几乎和白色的床单与被子融在一起了。他银白色的长发铺了一床,裹满白色绷带的身躯显得格外瘦弱,就连为数不多的、裸露在外的皮肤也苍白得透明。
  Dino轻轻地在床边的椅子上坐下,眼前的Superbia看上去比想象的要瘦。以往裹在黑皮衣之下的身躯看上去精干而强健,在被鲨鱼的利齿撕裂之后却一下子虚弱了许多。医生说,除了鲨鱼造成的伤口以及在战斗中造成的,Superbia不仅前不久带着严重的伤,而且由于休息太少而导致肌肉过劳。
  “这身躯想必是经受过不少磨砺的,非常顽强。”医生这样说,“而且本人精神力相当强大。如果不是这二者,谁能想象他能活下来?”
  Dino有些凝重地看着童年伙伴苍白的面容。过劳是Squalo可能会做的事情,但那伤......Dino不敢保证不是出自Xanxus之手。过去Xanxus就有对Squalo动粗的恶趣味,还毫不懂得拿捏分寸——如果有,大概是以不会弄死人作为标准。而苏醒之后......Xanxus比以往还要沉默了好多倍,这是否意味着他性格里的阴冷暴躁也增多了?Dino再了解这一点不过了,Xanxus是个受到良好贵族式教育的少爷,暴躁易怒的本性只会释放到那些熟悉得不会再在意礼节与形象的人身上,而那些人对于Xanxus来说也就只有Squalo一个而已。
  可是就是这样的Xanxus,Dino有些迷惑,Superbia.Squalo还是义无反顾地追随着。作为朋友来说,Dino能看到Xanxus数不清的优点,但他完全没理由也不愿意去承受Xanxus的怒火,作为部下来说,贝尔菲戈尔他们追随Xanxus想必也是被某一点吸引,但无论是谁也都避免着承受boss无缘无故的暴戾。
  而Squalo却毫无反抗之意地接受,除了那些Xanxus好的东西,连那些糟糕得仿佛地狱中最黑暗不过的也一并承受,像是想要尽可能地分担类似暴躁愤怒给Xanxus带来的多余痛苦。Dino觉得这大概是最难做到的事情了——对待一个人不仅美好的事物收下,连丑恶的事物也来者不拒。
  所以,你到底是Xanxus的朋友还是部下?Dino觉得答案不在二者之一,却又不知道答案在哪。
   完整的右手手背上扎着针头,那只手骨节分明,修长而有力,包揽了一切手上的日常动作因此掌内有着一层茧子。食指在Dino的注视下突然动了动。
  Dino抬起头来,发现病人睁开了眼睛。那双灰蓝的、金属般的眼睛里透露出疲惫,甚至还有一种迷茫。主人想要侧过头来,却发现自己动弹不得,但他的余光扫到了Dino。
  “醒了啊,Squalo。”
  “跳马。”从呼吸器中穿出来的声音嘶哑而疲倦,仍然叫着Dino的称号。那人金属色瞳看向Dino。
  “为什么......要救我,”说话似乎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他说得非常慢,每一句似乎都拖着长长的叹息,“我还不如死了算了。”
  
  这才是他啊,Dino露出苦笑,那个熟悉的、高傲的鲨鱼。
  他知道Superbia绝对不会感谢他救了他——失败之后仍然活着,对于骄傲的剑士来说是一种耻辱与痛苦。
  “你知道的,我不可能不救。”Dino轻轻说,“原本...想到与你作战山本可能会有危险,没想到会是这样。”
  “啧,”Squalo挪开视线,“让我活着,好看笑话吗?”
  “你受伤了。”
  “废话。”
  “我是指指争夺战之前,”Dino的声音突然异常严肃,“那是怎么回事?”
     Squalo沉默了,他脸上什么表情也没有。
  Dino继续盯了他一会,对方仍然没有开口的意思。他叹了一口气,“哎,就算换做是我的那个师弟也会救你吧。”Squalo扭过头来看了他一眼。
  “Superbia,”Dino呼唤了那个熟悉的名字,“我觉得....阿纲他很适合做Vongola Ⅹ世。”
  看见剑士没有翻白眼或者不屑一顾的表情,而是一脸平静而镇定, Dino继续说了下去,“我们这个里世界,是需要不同的力量来洗涤了。这几年来发生了许多事......九代目才有了这样的打算。他感觉到这很可能是一个新的机会和起点——就像当初Ⅰ世建立Vongola一样。”
    “我不相信你不明白。Squalo。”
  “跳马,你到底想说什么。”Squalo微微皱眉。
  “你到底看上了Xanxus哪一点?”Dino把深埋在内心许多年的问题问了出来,“对于我来说,Xanxus,我可以做他的朋友,却永远不可能追随他。对于Varia的其他人来说,他们愿意追随他,却永远不可能无理由地承受他的怒火。”
  “而一心只执着于剑术、只想变强的你,到底被他的哪一点吸引?以至于忍受这些谁都无法忍受的事情?别以为我不知道,那家伙比起八年前变本加厉了吧,这种无尽的伤害,你还想承受到哪一步?”
  
  Squalo就这么看了他两秒钟,灰蓝色的眼睛里似乎沉溺着淡淡的、莫名的情绪。Dino止住了话头,Squalo无形中透露出的脆弱与悲伤让人忘记他曾经是那样骄傲而充满活力的鲨鱼。
  接着Squalo直接闭上了眼睛,硬生生拒绝了回答一切问题。
  这家伙!
  Dino有些无奈,他只好笑了笑,半趴在椅子靠背上,“没办法啊,你现在可是伤患,不能逼你说些什么。”他有些恶毒而高兴地发现对方右手手指颤动了一下,看来骄傲心仍在作祟,一瞬间那种熟悉的感觉又回来了。原本他也没指望Squalo能告诉他什么,只是想要问出来罢了——他甚至怀疑Squalo自己都不知道答案。
   “呐Squalo,”他呼出一口气,向后躺去,“既然如此,不如来陪我聊聊过去的事情吧。”
        


  “滴——滴——滴——”
        “太天真了啊,跳马。”呼吸器里穿出的声音有些不清晰,“所以......我才拿你没办法啊。”
  


——我是分割线——


跳马与鲛这是段广播剧,
但是和XS关系不大也没什么必要写出来( *¯ㅿ¯*)
下一节视角就要跳转到X爹了,
于是还是尽情虐吧233


HO那段Dino带着人和鲛重逢,我特地回去看了动画,发现周围竟然挺开阔的。。从Dino出来的那个方向只有tm一棵树能勉强写成掩体。。。
下一更大概在周末√
  
  
  
  

BW_Cookies:

小白看了万万测谎仪那个视频!!
白老师控制住记几啊!!😂😂

磕的飞起

墙头多到飞起:

今天白老师的直播
助理姐姐提到了万万测谎仪的事情
两点很戳
1.被提问看没看时瞥了一眼助理姐姐,那个眼神仿佛在说:“我看没看那你心里还没点儿b数吗?”哈哈哈哈很real
2.问他怎么看,那个笑是真的发自内心的,止都止不住的那种。

另外,小白真的是我见过最实在的人了,不是一日游就是打电话!年轻人你真的很有想法👏🏻


今天也是乖乖磕🍬的百万女孩。

旧版123从各方面貌秒杀我

我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Elle:

尬虐之后尬甜(?
我也不知道我在修仙写些什么
不过这个点儿应该也没人看
如果有,请配合这个曲儿食用
写完发现已经过了七夕
送给从前到以后,在一起的百万


他真的很喜欢你

01


“Swimming in the money come and find me Nemo
If I was at the club you know I ball chemo.”


耳机里的黑怕震耳欲聋,王昊几乎错觉他的灵魂早已震离本世纪八英里。
收银台的小伙子喊他结账的时候,他愣了两秒,压了压本来就很低的帽檐,伸手去翻裤兜里的纸币。火了又怎么样,他火了他膨胀了,也不是全中国每个角落的人都得认得他。
王昊想起西安那个小孩儿,嗤嗤嗤嗤笑过他,哈尔滨膨胀男孩儿。

“一共二十三块。”

王昊翻遍了身上所有的兜儿,把柜台上的可乐拿去换了瓶水,给了收银员一张二十。
一张五毛,一个五毛的钢镚,拼成一块。

白曜隆说,要多喝点水,对身体好。
王昊此刻觉得十分受用。


02
——“他真的很喜欢你,像盲人看一出哑剧。”



北京录完节目,时间不早不晚,白曜隆也在北京录综艺,拉着王昊和一伙兄弟喝酒。
卡座里是牛鬼蛇神昼夜笙歌的小地狱,光怪陆离的灯光辨不清颜色,打在王昊脸上,他取了酒杯,帽子下面的表情比平时更加难辨。

One shot ,two shot

酒瓶子堆了一地的时候,白曜隆端着杯子走过来:“哥我今天必须敬你。”

白曜隆爱喝酒。

“哥你这回真的燥,真的牛逼,我早说了你是最棒的,不用管别人说的是什么,你肯定能红,这是你应得的,这杯我敬你,敬你以后天天发财,鹏程万里。”白曜隆举起了杯。
王昊推开面前的酒杯,拿过一瓶新的,桌子边上起开了盖儿,白色的泡沫冒出来,流到瓶颈,王昊拿它去碰白曜隆的酒杯,叮的一声,露了个脖,一饮而尽。
他忽然觉得,烈酒上头,也是美事一桩。

局进行到后半场,白曜隆叫来了一帮妞儿。
小孩儿喝得二天呼地,梗着脖子嚷嚷,说最好看的留给他哥老万。王昊瞟了一眼party中心的白曜隆,左拥右抱,灯光晃着,他忽然觉得有一丝眼晕。
于是装醉口齿不清得打了个哈哈,随便搂了个妞儿,说了句先走一步,就拉着人出了卡座。

走出酒吧,他松开搂着姑娘腰的手,借着门口广告牌昏暗的光,把兜里看着有点红的票子一股脑翻出来,硬塞在姑娘手里,说,你走吧,就当你陪了我这一晚。

03

耳机的声音太大,直到走出便利店,王昊才察觉门外来势汹汹的大雨。凌晨的二十四小时便利店门口并无一人,离开了耳朵的耳机还播着聒噪的曲子。王昊没带伞,盯着雨出神。

他并没有醉。
虽然不爱喝酒,但他酒量要比白曜隆好的多。白曜隆不能喝,逢喝必大。在西安的时候,他总是整个局里最清醒的那个,负责送白曜隆回家。
有一回下大雨,他俩只有一把伞,得个儿高的打着,白曜隆喝醉了酒,手不稳,一把伞摇摇欲坠,王昊身上早湿了大半。
“万万,我鞋湿了,磨脚。”
白曜隆喝醉的时候不叫他哥。
“咱俩把鞋脱了走吧。”
于是他俩脱了鞋,扔了伞。权当耍酒疯,提溜着鞋在半夜下着雨的柏油大道上乱窜。

王昊怀疑他至今仍然记得那天柏油路雨水之下未褪尽的余热,不偏不倚,是正中左胸那处的温度。

是忙,太忙了,他不再跟白曜隆在微博互动。有粉丝录了首歌,million,他认真听完点了个赞,反应了或许有两秒,又赶紧取消掉。

生活没有改变,有些痛感,只不过像光滑的地板上,掉了一块小小的玻璃碴。

借着酒气,王昊扣上卫衣帽子,脱了鞋,赤脚走进雨里。
北京的路灯比西安亮,可路却是冷的,寒气从脚底直往上透,约莫是入了秋,雨更冷了些,王昊想,这路不好,小白要在,估计要嫌硌得慌。

北京的路边,没有西安夏日里那些叫到死的蝉

——“他真的很喜欢你,像夏日里聒噪的蝉鸣。”

不过,王昊想,快九月了,北方的夏天,也走到了尽头。


04

帽檐之外是雨幕,雨幕之外是模糊不清的灯火通明。

灯火通明下面,站着一个很长的影子,影子光着脚摇摇晃晃,伞打的歪歪扭扭。

王昊的心,好像他刚写出的第一句不尽人意的黑怕歌词,随着风和雨走了不止八千里。

“万万。”

END





被这俩人圈得死死的

心都掏出来给你们两好嘛

komorebi:

【一点个人感受】

先说老万,
前几天微博认证之后不到一天就给取消了换回了万磁王,我猜可能是集体认证,老万说不喜欢,就给改了。

然后这期有嘻哈diss了一大票人,下期预告里更凶。

这就是我喜欢的万,遵从自己本意,有自己底线,“不爱说话,台上却特别浮夸”。

其实我之前也纠结过,老万的歌词甚至整个红花会的trap歌词没啥深度,但老万也说过,他现在不想沉,想趁着年轻野一下,那我觉得很好啊,去你妈的在歌里谈人生大爱。

想做啥样的歌,就做啥样的,做自己,如果说都要写成《他》那样听完心疼的歌,那我宁愿老万开心的过圣诞节,开火箭,当中二病。

录那期的时候老万已经不少迷妹了,还敢这么干,真的把我圈的死死的,没毛病。

看完节目,那些说要脱粉的,我以为你们爱上pgone就是因为他凶他野,如果不是的话你一开始就不应该喜欢他。

他不是演员,不需要去贴合你想象中的样子。




再说小白,
其实小白真的给人一种涉世未深的感觉,

但看他转的diss盖的微博,真是凶狠里带着可爱,完完全全就是奶气攻击。

就是这种“涉世未深”,让小白有种跟老万互补的感觉,也难怪小白在的时候老万并没野起来。

老万今儿晚上这个事儿,小白就给我一种“别看我年纪,你惹我哥,老子变白龙弄死你”的感觉。

感觉小白就是,能把充满火药味儿的beef弄成甜的,就和他的说唱风格一样,能垫起整首歌的感觉,就是觉得无论壳总飞总贝爷和万万他们怎么和别人刚,小白都稳稳的在下面(我也形容不清楚,小白让我觉得莫名的安心)

就是小白身上有种让人安心的自信(?)

在这种摩拳擦掌的气氛里,有小白的存在真的太幸运了,虽然最后还是没去成总决赛,但小白又多陪了老万一场,真的太好了w

永远自信且可爱的崩天白龙w



【心都掏出来给你俩!!】